返回首页
账号:   密码:
欢迎您,第 17504761 位贵宾
今日天气:34℃~25℃ 多云
2018年10月16日 星期二   设为主页 | 加入收藏 | 联系我们
江山天气实测(17:50) 气温24.3℃,东北风小于3级,湿度91%
三精跳楼老总被查因华润商贿案 省食药局处长外逃
    分类:信息速递    时间:2014年06月13日  阅读次数:6401 次 [字体:|][间距:|

5月27日,三精制药公司门前,安保人员对外来者进行登记,要求预约后方能进入。5月18日,该公司董事长刘占滨在接受检察院调查期间坠楼身亡。

前“三精制药”董事长兼总经理刘占滨。资料图片

   刘占滨涉受贿被查,为华润旗下医药公司商贿案牵连;黑龙江省检察院决心拿出两年彻查此案
   5月18日,正在接受黑龙江省黑河市检察院调查的三精制药股份有限公司(简称“三精制药”)董事长刘占滨,借身体不适到医院检查,随即从医院卫生间坠楼,不治身亡。
   刘占滨系黑龙江省检察院调查的一起医药商业贿赂案的重要环节。检察机关对这起案件的调查从去年已展开,数月前,刘占滨即进入调查视野。这起案件涉及药企、医药公司、医生等环节。
   尽管刘占滨事先得到消息,四处活动,但最终也没逃脱被调查的命运。
   一位与刘占滨关系密切的人士称,三个月前,“三精制药”一些中层被抓后,刘占滨知道自己要出事,开始托关系找人“打点”。他的行为被汇报给纪检部门,检察机关加快了对他的调查进度。
   5月18日早上,刘占滨被黑河市检察院带走不到48小时,就从逊克县人民医院三楼卫生间坠楼,当日不治身亡。
   次日,“三精制药”和“哈药股份”同时发布公告确认,“三精制药”现任董事长刘占滨被立案调查,跳楼身亡。
   据一位黑龙江省检察系统的人士称,刘占滨为检察机关目前侦办的“三精制药”和华润黑龙江医药有限公司系列腐败案中的重要一环,黑龙江省检察院已准备花费两年时间,决心将此案办成影响全国的典型案件。
   但该人士称,随着刘占滨跳楼身亡,一些线索中断。另外,黑河市检察院已成立调查组,调查涉及刘占滨的办案人员是否有渎职行为。
腐败连环案
   知情人士称,华润黑龙江医药某中层实名举报总经理,刘彦铎与“三精制药”合作成立公司,从而牵出刘占滨
   去年以来,医药反腐风暴席卷全国。葛兰素史克公司涉嫌商业贿赂案被查后,多地也爆出药企和医院负责人、医药代表被抓的案例。
   刘占滨系哈药集团“三精制药”董事长,当地传闻哈药集团或涉这场医药反腐风暴。
   但新京报记者了解到,刘占滨被查是受到哈尔滨另一家医药公司腐败案牵连,检方最初调查也非直接指向哈药集团“三精制药”。
   一位黑龙江省检察系统的人士称,刘占滨被查源于华润黑龙江医药有限公司(简称“华润黑龙江医药”)一中层的实名举报信。
   去年年底,该中层与“华润黑龙江医药”董事长刘彦铎发生矛盾,被刘辞退。随后,这名女子向检察机关实名举报了刘彦铎存在行贿受贿的问题。
   此案由黑龙江省检察院侦办,近半年调查后,线索指向了“三精制药”董事长刘占滨。
  “华润黑龙江医药”成立于2011年,由华润旗下北京医药股份有限公司与私企黑龙江永裕医药有限公司(简称“永裕医药”)共同组建。公司成立后,管理团队仍沿用“永裕医药”的团队,“永裕医药”董事长刘彦铎担任“华润黑龙江医药”总经理。
   50多岁的刘彦铎(女)曾与刘占滨是同事。上世纪90年代,刘彦铎在哈药集团担任共青团干事,当时刘占滨也在哈药集团机关任职。
   1995年,刘彦铎辞职下海,先后创办多家医药公司。10年后,刘彦铎与刘占滨再次交集。2005年,哈药三精千鹤制药公司(简称“三精千鹤”)成立。这家公司由“三精制药”控股,刘彦铎参股22.3%,是最大的自然人股东。
   前述检察系统人士称,检方接到举报后,在调查“三精千鹤”时,发现“三精制药”存在违法违纪行为,刘占滨也随之进入调查视野。
   5月19日,哈药股份和三精制药同时发布公告称,“5月18日公司接获黑河市人民检察院通报,刘占滨于5月16日被立案侦查。5月18日早饭过后,刘占滨称感觉不适。同日上午,在逊克县医院检查身体过程中,于三楼卫生间摆脱监护法警,从窗户跃出,坠地身亡”。
   新京报记者从黑河市检察院获悉,该院受黑龙江省检察院指派,对刘占滨调查已有一段时间,5月16日对刘占滨采取强制措施。
   另据黑龙江省检察系统有关人士表示,刘占滨案是涉及“华润黑龙江医药”、“三精制药”等系列腐败案的一部分,该案正在调查中,案件比较复杂。他们已列出时间表,争取利用两年时间,查清此案。
   6月5日,“华润黑龙江医药”回复新京报记者称,公司总经理刘彦铎早已不在公司,对于她的事情他们并不清楚。据了解,5月6日,该公司管理层已进行变更,“刘彦铎、冯瑞菊、王亚茹”等人从管理人员名单中去除。
两度“临危受命”
   2010年和2012年,刘占滨分别被哈药集团授命掌管“三精制药”和哈药总厂,以化解两家药企的危机
   熟悉刘占滨的人士称,刘占滨在哈药集团工作27年,长期在分公司担任副职,2004年提拔为哈药中药三厂厂长,此后逐渐显露出才能。2009年,“三精制药”业绩下滑,刘占滨临危受命,出任“三精制药”董事长兼总经理。
   2010和2011年,在刘占滨的执掌下,“三精制药”的净利润分别增长了19.74%和19.41%。哈药集团内部人士称,刘占滨在“三精制药”发展停滞的困境中力挽狂澜,让集团内部人都很信服。另外,刘占滨到了“三精制药”后,提高了员工福利和退休人员待遇,赢得职工们好感。
   哈药总厂以出口抗生素原料为主,2011年爆出“污染门”,处于舆论的风口浪尖。2012年,刘占滨又委以重任,兼任哈药总厂厂长。哈药集团内部人士透露,集团正是看中刘占滨力挽“三精制药”的能力,希望他再次“临危受命”化解哈药总厂危机。
   在哈药集团,哈药总厂和“三精制药”为两大最优质资产,刘占滨相当于一人掌管着哈药集团超过半壁的江山。
   据前述黑龙江省检察系统人士称,“三精千鹤”制药被刘彦铎案牵出后,今年3月,包括“三精千鹤”董事长孙开敬在内的管理层10多人被抓,总经理王建军至今外逃。
   另据与刘占滨关系密切的人士称,之后三精总部一些中高层也先后被带走调查,刘占滨开始知道自己“不安全”。他拿出巨资四处找人活动,希望能够化解危机,但此举被检察系统有关人员直接汇报给组织,加快了对刘占滨的调查进度。
落跑的食药局处长
   刘彦铎的丈夫王晓男在省食药局任职,刘被调查后,王至今未露面;省食药监局也找不到他
   据知情人士透露,“华润黑龙江医药”总经理刘彦铎,主要涉嫌行贿受贿问题。
   据新京报记者了解,刘彦铎的丈夫王晓男,曾担任黑龙江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药品安全监管处、药品注册处的处长职务。这两个处室对于药企和医院都至关重要,一方面管理着医院进药的目录,另一方面管理药企药品审核。
   据黑龙江省食药监局透露,2012年,王晓男虽未满60岁,但以工龄超过30年为由从广告监督审查办公室退休。
   6月4日,黑龙江食药监局纪检监察处工作人员称,他们也联系不上王晓男,“现在公安局的人也找不到他(王晓男)。”新京报记者了解到,刘彦铎案发后,王晓男逃往国外,至今未露面。
   哈尔滨一医药代表称,20多年来,刘彦铎正是借助其丈夫的职权,在哈尔滨从事医药销售,织就一张联系药企与医院的关系网。在哈尔滨某大医院,只要是刘彦铎代理的药品,都能很顺利地进入该医院的采购名单。一些外地的药企需要依靠刘彦铎的关系才能打通黑龙江医院的渠道。
   据接近检方的人士称,关于刘彦铎的举报信,主要反映她收受药企贿赂和向医疗、医药系统行贿两方面内容。
   刘彦铎和刘占滨的涉嫌贪腐交集是在“三精制药”控股的“三精千鹤”制药公司。
   哈药内部人士透露,“三精千鹤”主要暴露的问题是将批号外包,生产贴牌药。这种做法在“三精制药”收购的外地分厂也存在。这种“贴牌”药品冠以“三精制药”的商标,但三精制药并不负责销售推广,而由承包商依靠自身的渠道销售。
   据知情人士称,“三精千鹤”最大的自然人股东刘彦铎通过自己的渠道销售这些贴牌药品,然后与刘占滨、“三精千鹤”董事长孙开敬等人分成。
或涉巨额广告回扣
   内部人士称,“三精制药”是广告大户,广告决定权在刘占滨手中,刘占滨以涉嫌受贿为由被查,与广告回扣也有关系
  “三精制药”的多个药品拥有较高知名度。人们可以在各个电视台黄金时间看到“新盖中盖”、“三精双黄连”、“蓝瓶”葡萄糖酸锌口服液的广告。
   据哈药集团内部人士透露,“三精制药”的利润主要依靠这些OTC药品(即非处方药),但这些OTC药品的销售对广告依赖性很大,基本上出厂价100元的药品,广告公关费要占50%左右。
   据公开数据显示,2010年至2012年,是“三精制药”广告营销的黄金时期,其广告费用分别为4.6亿元、5.09亿元和5.05亿元。相应年份年报显示,“三精制药”2010年到2012年的净利润分别是3.33亿元、3.98亿元、3.63亿元。
   2013年,“三精制药”支出的广告费为4.31亿元。
  “三精制药”内部人士透露,公司一直是电视等媒体的广告大户,在哪个电视台做广告,什么时段、时长多少,都由公司董事长刘占滨拍板。这次刘占滨以涉嫌受贿为由被查,与广告回扣也有关。
   对于哈药集团广告费的问题,作为哈药外资方,中信资本也力图想公开透明,但因涉及利益众多,一直未能成行。
   据哈药内部人士透露,虽然哈尔滨国资委占股45%,剩下的55%股份由中信资本冰岛投资有限公司(毛里求斯)、华平冰岛投资有限公司(毛里求斯)、哈尔滨国企重组管理顾问有限公司分持,其中中信冰岛、华平冰岛各占股22.5%,哈尔滨国企重组管理顾问公司持10%。
   剩下的三家公司都是非国资公司。另外,中信、华平还持有哈尔滨国企重组管理顾问公司70%股份,意味着两家公司还间接持有哈药集团7%的股份。
   据哈药内部人士称,哈药集团虽然名义上是国有控股,但代表外资的中信资本事实上掌控着哈药集团。
   中信资本对哈药集团的管理意见很多。从2011年开始,中信资产董事长张懿宸开始插手哈药集团的管理,他试图改变集团资金和销售系统架构,但由于触动内部利益,2年多过去,成效并不大。
   据《环球企业家》报道,中信资本针对哈药集团采购系统及广告系统的整合至今仍未完成,同一时段,同样的广告时长,同一个电视台,不同分厂的采购价格仍很悬殊。
   此外,会议营销也是“三精制药”的一大特色。2010年至2012年,公司的会务费从6849万元升至1.68亿元。2013年度会议费开支则达1.01亿元,达去年净利润的15倍。据哈药集团内部人士透露,这么巨大的会议费实际上很大一部分是对医院领导、医生和有关部门负责人的“回扣”和“奖励”。
医药领域“顽疾”难克
哈药多名内部人士称,药企在销售中向医生行贿的潜规则很难打破
   一位哈尔滨市的医药代表称,3个多月前,她们听说刘彦铎出事,随后多个与刘彦铎代销药品有关的医院和医生被调查。
   据接近黑龙江省检察系统的人士称,目前多数涉案医生已保释回家。在刘彦铎案中,调查重点就是涉嫌对医院医生的“带金销售”药品行为。
   据哈药集团多名内部人士称,目前药企在销售中,向医生行贿十分常见。尽管医药领域反腐措施严厉,但药企“带金销售”的潜规则很难打破,这已成为医药领域的“旧病顽疾”。
   据称,药品上市首先要由发改委定价,确定最高零售价,各省在最高零售价的范围内,由政府采购中心进行招投标,医院再根据政府招标进来的药品名单选择进药。
   在这个流程当中,药企首先要到发改委“公关”,确定药品的最高零售价格,而后还要对省里医药卫生部门“公关”,进入政府采购目录,此后才是对医院院长、药剂委员会主任“公关”,确定药品进入医院药房。
   而真正到了开药的步骤,则仍是医生说了算。同样一种抗生素,有不同药企生产的多个品种,选择权在医生。
   据哈尔滨市某药企的医药代表称,他们每月给药房工作人员“统方费”,平均一个药方一元钱。再按照药房统计出来的每个医生的药方,给医生发放提成,平均一个药品给医生提成药价的10%-20%不等。
   该医药代表介绍称,从去年医药反腐以来,原来每个月的现金结算变得隐蔽起来。开始利用去外地、国外开会为由,到了开会地点再给医生付款。
   此前,负责打击医药腐败的一位政法官员称,国家打击医药腐败,从药企为切入口,对医药贿赂严厉打击,揭开药价虚高的真相,为医改扫清障碍。
   据黑龙江省检查系统一人士称,对于“华润黑龙江医药”、“三精制药”涉嫌的违法违纪问题,省检察院下决心严厉查处,要将此案办成影响全国的典型案件。
   但该人士也提到,随着刘占滨的自杀,部分线索中断,调查面临更为严峻的考验。记者 涂重航


来源:新京报


关于我们 | 服务与支持 | 人才招聘 | 联系方式 | 网站地图 | 免责声明
Copyright 2009 Jsky.me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电话:13905704182 留言给我们
浙ICP备09065205号 浙公网安备 33088102001061号